首页 >民生舆情

在医院的最后一晚刚好轮到我值班

2018-08-04 18:07:19 | 来源: 民生舆情

在医院的最后一晚,刚好轮到我值班

大石桥陆合医院血栓科护士韩肖的真实经历

从医以后,常常会听到这句话: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!

的确,我们的工作技术性极强,但更注重的是服务的内涵。有时一句体贴的安慰

在医院的最后一晚刚好轮到我值班

,常常会带来阳春三月般的温暖。

我总会给予他人力所能及的帮助,同样,真心的付出,也让我自己收获了甜甜的玫瑰芳香。

记得我护理过的一位老奶奶,已经96岁了,那会儿住在CCU1床,昏迷,生命体征又极其不稳定。

家人怕老奶奶受太多折磨,决定等到外地的孩子们都赶回来看上最后一眼后,便放弃治疗。其中老奶奶的小儿子离家最远,最快也要在第二天的早晨才能赶到医院。

那个最后的夜晚,刚好轮到我值班。

零点过后,我接完班,开始细细地查房。即便知道老奶奶的情况,我仍旧定时给她翻身:老奶奶要多翻翻身,屁股红了,不弄好,怕是要压疮了。晚上你们人少,我可以帮忙的,差不多两个小时,你们过来叫下,我帮着翻身,方便一点!

老奶奶的大儿子,眼含着泪花,朝我点点头。我想,这个孝顺的儿子,一定舍不得母亲离开吧。

老奶奶的肺部感染极其严重,隔着厚厚的口罩,都能闻及口腔内痰液的腥臭味。

我利索地带上手套,打开吸引器,熟练地将吸痰管插入喉部,那又黄又粘的痰液便顺着管道,流入水封瓶内。吸完痰,我还顺手用海绵棒帮老奶奶清洁了下口腔。

虽然这只是几个护理的小操作,但老奶奶的口腔立即不臭了。

一旁的大儿子有点难为情地说:护士,你还是多带几个口罩吧!其实,你也知道,我们早上就回家了,不用给我们打理得这么干净的。我们也蛮惭愧的,站旁边就能闻到臭味,可没一个人敢打理不管怎样,真是谢谢你!

我笑了笑:我们都习惯了,就当我为老奶奶做最后一次护理吧,我也希望她干干净净地回家。

也许,我给予的帮助对他们来说很窝心,也很温暖,后来他们总跑来问我回家后该怎样护理。虽然我知道回家后,老奶奶延续不了多久的生命,但我仍一遍一遍仔细地为他们讲解要注意的事项。

有时,我们也会为老奶奶稳定的生命体征开心不已。

慢慢地,家属开始叫我小韩了,因为有了共同的话题,彼此间似乎也少了一些隔阂。

在我记录病情时,老奶奶的大儿子还拿点水果和点心,放在我的桌子上。我没有推脱,我觉得,这是他们的一份心意,我应该收下。

有事情做的夜班总是过得特别快。

天亮了,东边的天空开始泛起淡紫色的霞光,老奶奶的小儿子终于赶到了。

我又开始张罗着,帮老奶奶换上干净的衣服,最后一次帮着吸干净嘴里的痰液最后,又帮忙着送上回家的救护车。

上车前,老奶奶的孩子们一边拉着她的手,一边含着泪花说:妈,我们回家,您要坚持住啊!而此时,推车上的老奶奶显得特别平静。

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我想,老奶奶其实是幸福的,至少,在弥留之际回到了自己的家,有子女陪伴在身边,走完最后一程。

我一边整理着心电监护,一边沉浸在老奶奶离开的伤感中。这时有人跑过来,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
我转过身,原来是老奶奶的大儿子。他说:谢谢!谢谢!我想回来认真地和你说句谢谢!我从没想过,你们护士能对一个没有治疗意义的人,也能如此细心。谢谢你,让我母亲能够干干净净、体面地回家!

每天我总会听见很多声谢谢,但这一句,那么真诚,那么感人。

我知道,我们所做的还远远不够。可我相信,当我们真诚地付出,患者就能感受到我们的温暖,也只有我们先走出那温暖的一步,才会酿出那一抹芬芳的余香。

韩肖口述 邱丹整理

猜你喜欢